天與地口碑收視

電視上最突破的,有外形留鬚至一身肌肉都算是好大轉變,那場浴室戲是一個鏡頭去拍的,我有打底的,不是全裸演出,但面對這些鏡頭,我是不太在乎;好似接吻戲或者有身體接觸的戲分,我個人是保守,但演戲的話我會拋下枷鎖,做到達標,表達到應有的感覺,其實好多外國劇集同電影,都會有接吻及身體接觸的戲,但看得好舒服,有些是很有需要,當去到一些位要帶觀眾入肉,我拍戲當自己是一機工具,為觀眾掀起他們的感覺,從而令他們產生共鳴。」

演員希望得到大冢的認同是必然,今次觀眾卻又很大分岔,還憾錯過本年度頒獎禮之提名嗎?

「可以問鼎獎項當然好,不是說不在意,但真心說,拿了不代表你演得好些,拿不到不代表其演得不好,現在聽到so far評價都不錯,得到大家認同亦好開心,起碼都贏到聲氣,就算我們不出聲,都有人問何解無得攞獎?為何編又編得好,演員又演得好,監製又監得好,何解收視會這樣?當然市場上的確家庭主婦、師奶為主導,但現時觀眾看的方向,已不再是收視好就好睇,不理想就代表不好看;好老實,警匪及消防戲已拍了很多,全部圍繞一樣的感情,做到好悶,突然多了不《天與地》,給我減五十磅,打泰拳,人食人,夾bond唱歌,拍出來的那種情懷是我們所追求,做演員這次真的演得好過癮,而且亦吸引到一班平時不看電視的人去看劇集呢!」

黃德斌抗拒「廣播劇」

部分觀眾放棄追看《天與地》,基於劇中出現的時空交錯,讓人不明白,亦有指因為不能忍受沒有對白的劇情,

黃德斌說:「過往觀眾可能習慣了看連眼●也會自己同自己講我要●啦!即時所謂『廣播劇』,不用看畫面已知道發生什麼事,但我可以說這個劇是我最喜歡的一步,即使有觀眾批評,但走在街上好多人說:『我們很久沒看過TVB的劇集,這一部好有情懷。』作為演員真的好開心,亦很享受可以演到一個這樣有層次,立體及複雜的角色,而且戲中的三個男人戲,那種情懷真的讓我們演的好享受,似是淡淡然的,背後卻帶出好多message。」

林保怡慨嘆「腦死亡」

陳豪跟黃德斌享受角色,而林保怡(Bowie)對於部分觀眾摒棄《天與地》卻有另一番想法。他直言:「好悲哀!」並引用編審周旭明的「馬戲論」,深層次大膽發揮:「無線像一個馴獸師,多年來將廣大視迷訓練得貼貼服服,叫你sit就sit,up就up,習慣簡單易明,睇扮女人就笑,久而久之,個個腦死亡;突然出現另一頭猛獸(《天與地》),就說不明所以,其實是因為大家太久不用腦,廢了!」他沒有激動,只有慨嘆:「This city is dying,無辦法格,咪dying囉,我控制唔到!」

諷刺的是,一批本已放棄香港電視劇的觀眾,忽覺有劇可追,並熱烈地在網上討論觀後感,「許多都是八十後,九十後,我真不明白,年輕人也看得明,為什麼有些人會說看不明?」無奈,小圈子未能改變大趨勢,但這就代表電視人要認命嗎?「這套劇給未來免費電視台的老闆敲響巨鐘,你要拍另類風格的劇,抑或繼續拍『腦死亡』的劇?另類的可能會戰敗,收視欠佳,但以長遠計,今年日本、韓國甚至大陸電視劇都很有創意,曾經雄霸東南亞的香港電視劇卻常常被罵,你要繼續被人罵,還是寧願求變呢?這個問題,老闆們要抉擇了。」

商業上,《天與地》看來實驗失敗,若然無綫變得更加保守,Bowie認為無可厚非,也不會影響他再拍無綫劇集的可能性,指示傳聞已久的《金枝慾孽2》,未必再有他的蹤影。「傾過一次,對方沒有跟進,我已安排好下一年的工作,不可能在參演了。」若無綫願意遷就檔期呢?他打趣道:「我怕在來一齣《金枝2》,要腦死亡的人用腦諗,好辛苦㗎!」

何解遲遲未播

這個劇有大卡士,認真而破格的劇本,卻要等足兩年才解凍,據知無綫高層曾多次商議推出這劇,但基於他們早已預料這個另類題材的劇集,收視一定不會高,在商言商,當然不敢冒險,尤其在農曆新年、暑假及台慶時播出,有傳去年更被安排在台慶錢出街,但最終仍然不成事。

節目副總監何冠中表示:「我可以證實節目部只曾經排過《天與地》在五六月的檔期播放,後來因撞卡士關係只延了一次期。我看過這部劇三次,我個人好喜歡《天與地》,但為何排至台慶後這檔期才上?首先因為這部劇較另類,一定不會在農曆新年活暑期上,而台慶檔有收視壓力,我們從不會期望這劇有高收視,所以一定要找適合檔期上映。其次,我們亦很欣賞戚其義與周旭明這組合有新風格,所以我們用了從來未用過的『年度推薦』這字眼來宣傳《天與地》,并不代表我們不重視此劇,希望同事們真的不要誤會公司不重視他們的努力。」

何解口碑好收視低

演員上乘、對白寫實,拍出情懷讓觀眾看得入肉,由人食人帶出人性陰暗面,一面天堂、

全劇三個男人也是喜歡佘詩曼,包括陳豪,甚有「那些年」的情懷。

戚其義愛用有經驗的演員,所以陳豪跟黃德斌成為必然班底之一。

未卜先知語言劇

《天與地》雪藏兩年,不知不覺舊,反而更像描寫今時今日的香港,最低工資,賄選,候選人感情缺失,全部都是今年發生的大事,編劇未卜先知,看《天與地》像看一部預言劇。

1.候選人感情缺失

林保怡參加立法會選舉,被周刊爆和太太之間有第三者,他上電視台接受訪問承認自己做得不夠好,雖然有感情缺失的是演太太的陳芷菁,但難免令人聯想到唐英年。

2.最低工資

林保怡出席時事論壇爭取最低工資,拍得和《城市論壇》非常相似,觀眾覺得編劇有先見之明,最低工資今年實施,極有真實感。李卓人在時事版說。覺得橫額標語似職工盟,絕部也像劇中一樣擠迫狹窄。

3.賄選種票

林保怡選立法會賄選,和區醫院議會種票、間炳輝賄選新聞不謀而合,便覺不知構思大膽,更有料事如神的能力:怪不得一句「This city is dving」頓成金句。

4.CY車牌影射梁振英?

更離奇的是,巡禮版《天與地》中陳豪的車牌CY字頭,做人甚「狼」的他恍如影射梁振英。

一面地獄反思意味濃,加上反映時弊,中正網民的口味,跟傳統宮廷鬥爭、女人鬧交戲相比,的確新鮮得多;但因不時出現時空交錯,沒有對白的交代,令主流的師奶觀眾看得不明所以,納悶無趣;監製戚其義及編審周旭明卻有另一番見解。

戚其義說:「口碑好,收視不理想不是意料之內,收視不好,技術上的問題一定有影響,不是去推辭,第二周關鍵卻要停播兩天,真的會打岔個故事性,部分觀眾現時帶住自己想看的而去看,並非想看你想講什麼,在第一句不合聽,就不給你講第二句機會,我們立場不是刻意玩高章,選擇之中亦有照顧到他們,我們跟演員都是在尋找空間及創意,讓觀眾有不同的選擇,不想演員每次都做同樣的戲、演繹同一個劇種,不停拍始終都會拍死,大家新嘗試對演員來講都有新方向。」

周旭明說:「我仍然相信適合阿媽看,只是手法有點不同,深入一些都是講恩怨情仇的東西,不是太難理解,我接受看得明而不喜歡個劇,但奇怪大家話不明,實在不是寫緊牛津大字典。」

過往戚其義加周旭明這對最佳拍檔,充滿創意的作品,也有不少不成功個案,如《珠光寶氣》、《飛女正傳》等,究竟高層可曾施壓?

戚其義說:「我跟旭明每個戲都有些理想、有message想帶出,公司沒有給予壓力,但我們都不斷檢討,是否跟觀眾有好大距離?應該有什麼要修正,但不至於會放棄不搞,如旭明所說通俗戲都要有要求,講真給我們再搞,也沒本事套套都是《天與地》,所花心血及時間比一般多很多,稍後的《4 In Love》是輕鬆愛情小品,大家應該沒異議吧,但之後的《心戰》在電視劇而言亦是很大挑戰。」到時可又會出現另一個口碑收視天與地的局面呢?大家期待。

▲演員上乘,金燕玲跟林保怡演技大激鬥,甚有火花。

▲監製戚其義(前)及編審周旭明合作無間,收視成績即使未如理想,但兩人卻期望每次也能帶給觀眾一點點message。

#黃德斌 #天與地 #林保怡 #陳豪 #梁振英 #戚其義 #周旭明 #金燕玲 #珠光寶氣 #飛女正傳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
Swish Club Address

2/F, Progress Commerical Building
No 9. Irving Street, Causeway Bay, HK

Tel: +852 2834 6965

  • Swish Club Face Book
  • Swish Club Instagram
  • Grey Google+ Icon
  • Grey LinkedIn Icon
  • Grey Tumblr Icon
  • Grey Twitter Icon

© 2003-2017 Swish Club

Email Swish Club